墨桐

主要画画,偶尔码字,本质是一条只想捧碗等粮的咸鱼。
吃的cp很多,除了水仙都是洁癖

【ラシュオジ】意外之外

小甜饼,abo,已交往设定,无证驾驶,上车请当心


“扶我起来...我还能继续刷蛇眼...咦,我们不是在沙漠里吗?”

“哈哈,看来master没什么大碍呢。”

随着混沌的视野和头脑逐渐清晰,橙发少女一个激灵从地上坐了起来。手掌下传来的却并不是这几天已经习惯了的沙地触感,而是硬邦邦的...柏油路?

“阿拉什...还有弗兰...这是怎么回事?”少女魔术师环顾四周,两名从者——西亚的大英雄和身着婚纱的人造人少女正一左一右关切地望着自己。这么说来,那个人应该也在......她抬起头,果然见到法老奥兹曼迪亚斯正抱臂站在稍远的地方看着这边。“哼,终于醒了啊。”对于还在揉着脑袋的御主,那位高傲的法老只是如此招呼道。被高楼与电线切割的阳光零落地散在他身上,藤丸立香这才注意到他们似乎身处两栋高楼间的一条昏暗小巷中。看样子是跑到了某个现代都市啊,该庆幸没当众转移到马路中央吗?少女一边想着一边掏出通讯设备,罗曼医生焦虑的脸立刻出现在了画面上。

“啊啊终于联系上了!立香你没事吧!刚刚你们准备回迦勒底的时候好像遇到了时空乱流,不知道会被抛到哪里去真是吓死我了!”

“早安,罗曼医生。如你所见我很好。”看着医生一如既往慌慌张张的样子,少女反而感到了安心。“那就是说这次转移只是个意外?所以我们是不是不久就可以返回迦勒底了?”

“关于这个啊——”医生的肩膀夸张地垮了下去,“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你要先听哪个?”

“坏消息吧。”

“好吧,坏消息是你们所处的是一个与原本世界差异巨大的平行世界,即使集中全部力量进行灵子演算,目前能做到证明你的存在就已经是极限了。再加上那里的大气魔力浓度极低,恐怕三天——不,五天之内都没有进行灵子转移的余力。”

“也就是说,我们又被困在奇怪的平行世界了吧,”少女认命地叹了口气,“那么好消息是什么?”

“好消息是这个世界无论自然环境、政治经济还是科技水平都与我们世界的21世纪相差无几,嗯,你现在去街上应该也是可以和人们正常沟通的。所以就当做是一次短期度假,好好享受吧!”罗曼甚至毫无诚意地向立香竖了个大拇指,尽管干巴巴的假笑暴露了他的心虚。

不过此时藤丸的关注点显然在另外的方面:“咦...但是刚刚不是说这里和我们的世界差异很大吗,那是差在哪里了啊?”

这下医生也浮现出了困扰的表情。“不知道,这个我们也还在调查中...不过你们都没事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——不对,等等,这是什么!”医生瞪着藤丸他们看不见的显示屏,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。“立香!你那里的从者们有什么异常吗?”

少女回过头,与三个从者面面相觑。异常?他们无论怎么看都正常的很。通讯器上医生的影像不时出现又消失,隐约可以听到“解析数据”一类的话,大概是在分析刚刚的新发现。年轻的魔术师怀揣着不安等了几分钟,终于等到医生重新坐回联络员的位置。

“按顺序说明吧。刚刚我们发现奥兹曼迪亚斯、弗兰肯斯坦、阿拉什三位从者的灵基被写入了一些新数据,推测是为了适应你们所处的平行世界,抑制力自行做出的调整。于是我们以此为线索,终于弄清了这个世界和我们的世界的一大区别。”说着,医生露出了一种一言难尽的表情,仿佛在努力咽下一块石头。

“那个世界的人类,一共有六种性别。”

在众人从石化中慢慢恢复的期间,罗曼医生简要介绍了一下这个世界的abo三种性别。意识到接下来才是问题所在,他紧张地咽了口口水。“我想你们也猜到了,你们三个各被写入了这三个性别的其中一种,至于种类...呃,我想是抑制力随机分配的...我先确认一下,你们知道自己被添加了哪种性别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阿拉什和奥兹曼迪亚斯齐声说,弗兰也摇了摇头。

医生立刻摆出了露骨的失望表情。“好吧,那我说了——阿拉什,alpha;弗兰肯斯坦,beta;奥兹曼迪亚斯...”他缩了缩肩膀,脸上写满了视死如归,“...抱歉,omega。”

一时间没人出声,罗曼医生的肩膀缩得更紧了,像在担心那位法老随时会抄起手杖隔空给他一记坟头对撞。

“哼,真是个让人笑不出来的笑话。”最后还是奥兹曼迪亚斯率先打破了沉默。“不管抑制力是出于恶意还是愚蠢,若是以为一个不合适的第二性别就能使余的威光折损哪怕半分,那可就太可笑了。好了,把头抬起来,”他对着屏幕另一端呵斥道,“余虽然不快,却不会搞错该发怒的对象。”

藤丸也松了口气:“情况我了解了,那么过会儿再联系——”

“等一下,还有一件事,”医生却抢在她切断通讯前再次开口,“奥兹曼迪亚斯,在回迦勒底之前,希望你与阿拉什保持距离。”

法老立刻皱起了眉。“为什么?余说了,即使顶着这种愚蠢的性别——”

“很遗憾,这个世界的规则并不是凭意志就能完全解决的。omega很容易受到alpha信息素的影响而发情,虽然目前来看这个世界不存在威胁,但安全起见,还是希望你们能保持万全的状态——”他没能把话说完,因为法老极具压迫力的目光瞪向了他,这次看上去真的要给他来一记坟头对撞了。

 

平心而论,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假期。藤丸·不受信息素影响·立香想,除却拼命阻止法老砸坏通讯器的部分有点不忍回忆,这几天一直过得很愉快。远离现代都市已久的御主兴奋地拉着弗兰到处参观,有时也叫上阿拉什一起逛街,头上长角的女孩固然引起了不少注意,所幸没有被警察拦住问话。一开始她也打算叫上奥兹曼迪亚斯,却被对方一脸不耐烦地轰了出来。虽然有些担心,不过从那位法老时不时带回来的各种点心来看(他倒是总会慷慨地分给藤丸她们一些),他应该也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享受着这个假期的...吧?

对此阿拉什也有相似的担心。在大发了一通脾气后,那位法老意外干脆地接受了罗曼医生的建议...并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。果断拒绝了御主一起逛街的邀请,偶尔出门也是独自一人,没问题吧,那个人......

“阿拉什?”走在前面的橙发少女疑惑地回过头。

发现自己的思绪又飘到了不在场的那个人身上,阿拉什苦笑着摇了摇头。“没什么,只是不小心走神了。”

真是的,我在想什么呢。毕竟那位法老本来就不是喜欢凑热闹的性格,想出门的时候也可以出门,有电视、有猫、有甜点更是谈不上无聊,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?

也许你只是想见他。内心有个声音这么说。

或许是吧,他想,随即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愕然了一秒。

原来自己也会有这种,想要待在某个人身边的感情。


无证驾驶,出现事故概不负责(。


-END-

万圣贺图,然而并没有赶上万圣节...

至于大英雄为什么cos巫师,大概是因为都有奇怪的飞行方式(阿拉什航空

我好喜欢他(的头发)啊...

这种蓬松的长卷发看上去就特别好摸的样子(于是很想把脸埋进去了(喂

感觉一夜之间从寒带到了中温带😂话说有没有同好群什么的啊,想要个能和小伙伴交流脑洞的地方

刚准备睡觉结果刷出了这个...瞬间失去睡意
啊啊啊还要什么我!!!给官方爸爸疯狂打call!

Cirus@要优雅不要污:

boom


转自NGA

“『诀别之时到来,其为撒手世界之人』——Ars Nova”